辛巴带货,一夜赔掉6200万

2020-11-28 16:00:28 来源:投资界刘博
摘要 此次燕窝事件,正是当下直播电商的乱象的一缕缩影。走过野蛮生长的一年,直播电商或许是时候刹一刹车了。

“快手一哥”辛巴道歉了。

投资界(ID:pedaily2012)获悉,昨日(11月27日)晚间,辛选创始人辛有志(辛巴)发表声明,首次对燕窝事件致歉。声明显示,经检测,“茗挚”品牌燕窝产品在直播间推广销售时,确实存在夸大宣传,燕窝成分不足每碗2克。

为此,辛有志表示将主动承担责任,并称辛选已提出先行赔付方案,将召回已售出的“茗挚”品牌燕窝产品,同时对用户进行退一赔三,共计需赔付61983040元。一口气赔掉近6200万,这个代价不可谓不大。

此次燕窝事件,正是当下直播电商的乱象的一缕缩影。回顾即将过去的2020年,直播电商大爆发,我们见证了太多不可思议的造富神话,也目睹了不少直播带货带来的荒唐现象。走过野蛮生长的一年,直播电商或许是时候刹一刹车了。

燕窝事件始末

辛巴首次致歉,一夜赔掉6200万

这一次,网红主播辛有志付出了真金白银的代价。

昨日晚间,辛选创始人辛有志(辛巴)发表声明,对已发酵多日的燕窝事件做出回应。在这份声明中,辛有志首度承认:经检测,这款“茗挚”品牌燕窝产品在直播间推广销售时,确实存在夸大宣传,燕窝成分不足每碗2克。”

辛有志表示,他决定主动承担责任,积极回应解决此次事件。对此,辛选团队已给出先行赔付方案,即“召回辛选直播间销售的全部‘茗挚’ 品牌燕窝产品、承担退一赔三责任”。据悉,此次燕窝事件共涉及57820单,销售金额为15495760元,因此辛有志需要自掏腰包共计赔付61983040元

对于接下来的整改措施,辛有志表示,之后辛选团队将进一步对合作伙伴进行审查、加强品控环节,引入各行业“专家”,与专业检测机构及高等院校实验室合作,为选品提供强有力的专业指导,并且成立辛选质量监督委员会,设立专项基金用于完善选品标准。

值得注意的是,辛有志此次回应提供了与“茗挚”背后主体广州融昱公司所签订的《品牌推广合作协议》。可以发现,该协议对品牌方提供的信息资料真实性有着明确约定。辛有志解释,此次事件是因为辛选团队在选品、质检方面,对燕窝行业相关专业知识储备不够,未能甄别出品牌方提供的产品信息存在夸大宣传的内容。

茗挚方面却对这一说法并不认同。据燃财经报道,有茗挚相关人士表示,此前已提醒过辛巴团队,这是风味燕窝饮品,但为了营销效果,辛巴团队仍将其称为燕窝。

在此次道歉之前,辛有志燕窝事件已发酵近一月。该事件起源于11月4日,当时有消费者质疑辛选团队在直播间售卖的茗挚即食燕窝“是糖水而非燕窝”,并要求辛有志对此作出解释。随后,辛有志在直播间做出回应,拿出了产品检验报告,同时表示是一些黑粉在对其刻意抹黑,自己“倾家荡产也要告这些人诽谤”。

随后的11月14日,职业打假人王海就该事件发表看法,表示“辛巴燕窝是风味饮料不是燕窝;忽悠消费者说赔钱卖、贴钱卖属于欺诈”。其又在19日发布一份报告,显示“该产品蔗糖含量4.8%,而成分表里碳水化合物为5%,确认该产品就是糖水”,将该事件推至风口浪尖。

对此,辛选团队在11月20日发布声明,表示产品已经第一时间将产品送检,待结果回传后公证并公布给广大网友,消费者如对产品有任何不满也可申请退货退款。

直至结果出炉,辛有志终于选择道歉赔偿。不过事件的另一参与方王海却并不买账,他转发并评论了辛有志的道歉声明,反问道:“这不虚假广告罪吗?”显然,这一次的负面风波,仍将在辛有志身上继续缠绕下去。

“快手一哥”的草根逆袭史

日本做代购发家,回东北意外踩中了风口

从草根到“快手一哥”,辛有志的逆袭路堪称神奇。

1990年,辛有志出生在黑龙江小兴安岭附近一个小山村。因为学习成绩太差,辛有志早早辍学,跟着父亲在家里干活,白天上山采野菜,晚上下海拉网捕鱼。在15岁那年,辛有志看到同村好友从外地打工回来,便萌生了出外打工的想法,先是去了哈尔滨一家海鲜店做服务员,后来又跑去山东济南学挖掘机,但都无疾而终。

回到老家的辛有志,又在县城开了一家水果超市,结果水果店生意最后也荒废了,他还欠下了六十多万元巨债。无奈之下,辛有志拿着家里最后的7万块钱,办了留学签证后,举债去日本打工

22岁的辛有志背负巨债,去了日本亲戚的饭店打杂,半个月后被扫地出门。但他却发现了赚钱的门道,开始倒卖日本当地的花王纸尿裤,一天收入3000块。但很快,生意越做越大的辛有志也引起了日本警方的注意,在被人举报之后,年仅24岁的辛有志被判入狱。

有了案底的辛有志,怯怯回国。彼时,正值快手风靡东北小县城。当时的短视频行业开始崛起,但还鲜少有淘宝卖家开通直播带货功能。辛有志萌生一个念头:如果自己有足够多粉丝,不就可以直接跟用户接触了吗?

后面的故事,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就连辛有志也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误打误撞地踩中互联网史诗般的风口——短视频爆发带来的直播电商。而伴随着快手的崛起,辛有志则迅速奠定了自己的江湖地位。

从辛有志到辛巴,他一跃成为“快手一哥”,与薇娅、李佳琦并列中国直播带货“三巨头”。坊间传言,辛有志2019光靠快手直播带货,净赚20亿。

伴随着蹿红,关于辛有志的争议也没有休止过。作为网红,辛有志被外界质疑低俗、炫富、炒作,在一众明星的簇拥下于鸟巢举办了盛大婚礼;但他却又一直强调自己是农民的儿子,疫情期间也曾捐款上亿元。

如今,辛有志已是“辛有志严选”和“棉密码”两大品牌的创始人,旗下拥有多名超千万粉丝的头部主播。公开数据显示,辛巴名下至少4家公司。其中,广州和祥贸易有限责任公司的持股比例为95%,这家公司就是辛巴开创并一直在主推的“辛有志严选”;另一家公司大连沃天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持股5%,是一家叫做“棉密码”的卫生巾品牌。

但这对于辛有志来说还远远不够,他的目光又盯上了上市公司。今年9月16日,起步股份公告称,公司股东拟以9.162元/股的价格,协议转让给辛选投资、张晓双各5%股份,总对价4.32亿元。

天眼查显示,辛选投资成立于2020年4月23日,注册资本1亿元,公司大股东为辛有志,总持股比例95%,同时担任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计梦瑶持有5%的股份。而起步股份另一位新晋股东——张晓双,则是辛选投资联合创始人兼供应链负责人。这意味着,通过这笔投资,“辛巴系”将持有起步股份10%股权,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搭上辛有志的起步股份,在前者宣布入股后股价连续两天涨停,市值大增10亿。但时隔两月,这种神奇很快就消失了。

在燕窝事件发生之后,起步股份就已在19日、20日股价连续跌停,近7个交易日公司股价累计下跌25%。截止27日收盘,起步股份报10.41元/股,市值51.63亿元,较9月17日市值已跌去6亿元。

直播电商还能火多久?

监管大刀落下,或将走下神坛

作为直播电商爆火的一年,2020年见证了太多不可思议的神话。

艾媒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直播电商行业的总规模达到4338亿元,同比增长226%,预计2020年市场规模将比2019年翻一番,接近万亿大关。诸如李佳琦、薇娅这些头部主播,每场直播带货销售额动辄过亿,甚至超10亿,令人咋舌。

曾欠下6亿巨债的罗永浩,短短两年时间就已还清4亿,其中有2亿多就来自参与另一家公司营利和直播电商获得的收入;辛有志也曾在一次直播中晒出直播平台后台数据,在其账户余额里光礼物“钻石”就多达18亿,折合人民币约90多万,还有1500万的快手币没有兑换,相当于人民币150万。

令人诧异的是,这些头部主播不仅能 " 带货 ",还能 " 带股 ",越来越多的上市企业开始蹭起了直播电商的热点

5 月 19 日,千金药业接连发布多条互动信息确认:公司子公司千金养生坊与薇娅有合作。当天下午,千金药业股价直线拉升,截至收盘,千金药业报收 9.29 元/股,上涨 4.74%。

11月9日,尚纬股份拟以近6亿亿元收购罗永浩直播主体公司——星空野望40.27%股权,前者市值也较复牌前上涨4亿元。此外,据投资界不完全统计,A股至少有超过27家上市公司与薇娅或李佳琦相关联,并且都获得了不错的涨势。

但在喧嚣背后,却是野蛮丛生,直播带货各种荒唐乱象层出不穷。

流量造假首当其冲。今年6月,媒体曾报道一家茶叶商因为直播带货损失惨重,该商家投资5万给网红直播带货,却只得到挂零的惨淡销量,甚至还存在流量造假。商家介绍,“300多万粉丝的网红,场播费3万几,出货再拿提成,结果一件没有卖出去,在线人数只有1300多,还有我们公司100多人。”

“货不对板”同样令人忧心。中消协在10月20日至11月15日二十多天的监测期内,利用互联网舆情监测系统共收集到“双11”相关消费维权类信息1430万条,日均信息量约53万条。有关直播带货类负面信息33.41万条,日均1.24万条左右。因疑似数据造假,买完不让换,汪涵、李雪琴、李佳琦直播间近日还遭到中消协直接点名。

11月5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关于加强网络直播营销活动监管的指导意见,点名了网络直播营销中的违法行为:如“售卖假冒伪劣产品”、“在产品中掺杂掺假”、“发布虚假违法广告”等。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明确表示,网络直播服务提供者应当为利用网络直播开展的网络交易活动提供回看功能。而国家网信办同样规定,直播营销平台应当记录、保存直播内容,保存时间不少于六十日,并提供直播内容回看功能。

随后,“电商大本营”的浙江省网商协会发布规定,直播平台应根据实际开展的业务范围,获取相应资质,包括但不限于:互联网食品销售许可备案证;出版物网络交易平台服务经营备案证;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医疗器械网络交易服务第三方平台备案凭证。由此可见,平台持有相关资证将是未来发展趋势

狂奔已久的直播电商,开始要告别过去的野蛮时代。那些伴随直播电商一同诞生的种种荒唐现象,是否一去不复返呢?我们拭目以待。总而言之,直播电商是时候走下神坛了。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中注明来源及作者名字。】

©1999-2021清科集团版权所有
京B2-20181248
京ICP备17028573号-5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1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