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报告换一换
2017年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回顾与展望

根据清科旗下私募通数据统计,2017年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共新募集3574支基金,已募集完成基金规模达近1.8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分别达到30.5%、46.6%。截至2017年底,中国股权投资市场资本管理量接近8.7万亿人民币,人民币基金在中国股权投资市场的主导地位愈加明显。

2018-02-09
  • 清科报告

  • 免费报告

  • 年报&半年报

18
2018-05

2017年美国天使投资研究报告

系列:早期报告语言:中文

据新罕布什尔大学创业中心(CVR)报告,截至2016年底,美国共有29.78万活跃的天使投资个人,同比下降2.3%。根据新罕布什尔大学创业研究中心(CVR)的调查,2016年的总投资额为213亿美元,同比下降13.5%,平均投资金额为715万美元,同比下降11.4%。同期活跃天使投资人总数为297,880人,同比下降2.3%。2017年美国创业投资市场在天使/种子期的投资案例数仅为3,793起,同比下降13.3%,占总创业投资案例的比例下降至47%。2017上半年美国天使投资依然集中在软件、商业服务和消费三大领域。与2016年全年数据相比,软件和医疗健康领域投资活跃度虽仍然很高,但案例数量占比有所下降,分别下降7个和2.5个百分点。商业服务行业占比19.1%,较2016年全年提升6个百分点,延续了2015年的上升趋势。消费行业投资案例数占比大幅增加,从2016年的10.3%增长到2017年上半年的15.9%,增幅近6个百分点。美国天使投资正在向低风险的行业进行转移。2016年美国天使投资回报倍数整体有上升趋势,但投资失败率提升至7成。2016年天使投资回报倍数在2.5倍数左右,与2007年回报倍数2.6倍基本持平。 ​   通过对类型分析,我们发现美国VC投资天使/种子期的活跃机构主要有三种类型,分别是孵化器/加速器、天使团体和早期VC机构。具体来看,孵化器/加速器投资比较活跃,典型机构有Y Combinator、500 Startups、TechStars;天使团体比较活跃的有Keiretsu Forum、New Enterprise Associates;早期VC机构代表有Innovation Works、SV Angel、First Round Capital 和Liquid 2 Ventures。 ​   通过对比分析,我们总结出了美国天使投资市场可供中国早期投资借鉴的三点经验:1. 政府增强对早期投资的引导与支持;2. 发挥天使投资团体对早期市场的支撑作用;3. 建立多层次、完善的退出渠道。 ​

18
2018-05

2018年中国VC/PE区域优惠政策专题报告

系列:VC报告语言:中文

股权投资行业在中国市场从开端至今已经走过了20多年的发展历程,自上世纪90年代,国外创业投资基金拉开了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发展的序幕,我国股权投资行业经历了起起伏伏,也创造了一波波的热潮。根据过往宏观经济、政策环境、活跃机构数量变迁,我们可将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划分为三个阶段,分别是萌芽期、起步期、发展期。 萌芽阶段(1992-2008年):美元基金为市场主导,个别国资机构开始进场,但投资活跃度较低。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在1992年开始萌芽,主要市场参与主体是以美元基金为主的外资机构和少数国资机构。1992年,IDG进入中国开始进行风险投资,成为最早进入中国的外资投资基金,从而拉开了中国创业投资市场的序幕。1998年成思危先生在全国政协九届一次会议上提出了《关于尽快发展我国风险投资事业的提案》(简称“一号提案”),在社会上引起巨大反响,自上而下点燃了中国风险投资的热情。此后2005年国家发展改革委、科技部、财政部、商务部、中国人民银行、国家税务总局、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中国银监会、中国证监会、国家外汇管理局联合发布《创业投资企业管理暂行办法》,形成了对创业投资行业的初步管理规范,并且在该年度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募资创历史新高,互联网成为创业投资热点。两年后,修订后的《合伙企业法》开始实施,为有限合伙制基金的设立提供了法律依据。直到2007年,受全球金融危机影响,境外资本市场表现低迷,外资机构募资、投资及退出活动均受重创,而本土机构则在国民经济稳步增长的宏观经济环境下乘势而起,人民币基金投资活跃度开始提升。在此期间,股权投资作为一种新的融资形式开始被国内投资者认识,市场政策以鼓励为主,但民间资本参与股权投资积极性不足。 起步期(2009-2014年):创业板推出,人民币基金投资活跃度稳步上升。2009年市场翘首以盼的创业板开市,首批28家公司集体上市。同年,国务院颁布《外国企业或者个人在中国境内设立合伙企业管理办法》,为外资私募股权基金设合伙制的管理企业在中国境内开展业务提供政策依据。但随后A股一路下跌,中国经济整体表现较差,加上监管层对已上市企业进行财务大检查,2012年境内新股发行审核工作暂停。与此同时,《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投资基金法》发布,将非公开募集基金纳入调整范围,赋予证监会对非公开募集基金备案、基金管理人登记等事项的权利。直至2014年,国内IPO审核工作才重新启动。同年9月,在夏季达沃斯论坛上,李克强总理首次提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口号,从而拉开了中国“双创”的序幕。在这一阶段,中国股权投资市场人民币基金发展迅速,逐渐占据市场主导地位。根据清科旗下私募通统计,2014年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共新募集671支人民币基金,占比高达90.1%。 发展期(2015年至今):市场规模迅速增长,行业竞争加剧,监管升级。在“双创”大发展和“供给侧改革”的推动下,国内优质可投资产不断涌现,大批民营和国资VC/PE机构、金融机构、战略投资者等纷纷入场,为股权投资市场注入活力,行业竞争也日益激烈。在此期间,中国VC/PE市场募、投、退数据屡创新高、政府引导基金发展迅速、互联网O2O、金融科技、共享经济、人工智能等创业热潮轮番兴起。与此同时,我国开始加强对股权投资行业的监管,但也鼓励VC/PE机构支持创新创业。在此期间,国家多部门发布股权投资行业法规,逐步建立和完善股权投资监管体系,例如2016年颁布的《关于进一步规范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若干事项的公告》和2017年发布的《上市公司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等。在监管趋严的同时,国家也大力支持VC/PE机构投资创新创业企业。例如,2016年中国证监会推出创新创业公司债(以下简称“双创债”)试点。此后,为进一步解决双创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2017年4月,证监会发布了《中国证监会关于开展创新创业公司债券试点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将双创债的发行主体从创新创业公司扩展到募集资金专项投资于创新创业公司的公司制创业投资基金和创业投资企业。除此之外,在2017年5月,国家财政部、税务总局发布了《关于创业投资企业和天使投资个人有关税收试点政策的通知》(财税【2017】38号),指出创业投资企业和个人天使投资人直接投资种子期、初创期的科技型企业可以按照70%的投资额进行抵税。 综上所述,目前我国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尚处于初级发展阶段,在股权投资市场逐渐发展的同时,国家对VC/PE行业的法制建设也不断健全,监管也将越加严格,股权投资行业监管体系将进一步完善。 ​

14
2018-05

据清科旗下私募通统计,2017年中国教育行业股权投资案例数为330起,同比下降17.3%,但在投资案例数下降的同时投资总金额却同比增长13.3%。

09
2018-05

2017年中国存托凭证(CDR)发展研究报告

系列:上市报告语言:中文

近期,我国资本市场为留住新一代“BATJ”在国内上市实施了重大改革,2018年3月30日,经国务院同意,国务院办公厅转发证监会《关于开展创新企业境内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试点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若干意见》),中国存托凭证(ChineseDepository Receipt, CDR)在A股的落地正式被监管层批准,这份文件成为了我国第一份关于CDR的官方指导文件,回应市场传闻的同时也为企业和投资者指明了方向。清科研究中心认为,不论是“A股将为’四新’独角兽建立快速通道”还是“引入CDR模式帮助‘BATJ’为主的中概股回国上市”,都表明了我国监管层正迫切的希望要将中国最好的企业(未上市和已上市)留在国内资本市场的夙愿,让这些企业分享经济“新常态”下我国继续深化改革所带来的政策红利。

09
2018-05

2017年中国并购基金发展研究报告

系列:并购报告语言:中文

并购基金是以收购被投企业为核心投资策略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其在自主或者协助其他股东获得企业控制权之后,会根据企业实际情况进行自上而下的改造,帮助企业实现快速发展,最终通过被投企业上市、被并购等方式实现退出,获得投资收益。 全球并购基金兴起于20世纪80年代,在美国第四次并购浪潮中,以国际私募资本巨头KKR为代表的杠杆并购投资基金开始崭露头角。从经历了低潮期到再次崛起,并购基金在全球私募股权投资市场中始终占有重要地位。并购基金市场在中国兴起于2000年之后,并由外资并购基金收购国有企业股权开始,这与当时的中国国有企业改革进程有密切关系。随着外资并购基金在中国的成功实践,中国本土并购基金也快速发展。2003年,弘毅投资的成立标志着本土并购基金的崛起,随后几年,以弘毅投资、天堂硅谷为代表的本土机构募得多支并购基金。同时,国资委、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会等国家部委也相继出台相关支持政策。在政策驱动下,中国并购基金市场正在快速发展。 现在的中国并购基金市场,面临着不少挑战,包括国际经济形势的变动、国内政策环境日益趋严,以及市场竞争日益激烈、基金管理机构专业水平缺乏。但是,机遇总是与挑战同时存在的。“十九大”指出,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为人民对于经济文化迅速发展的需要同当前经济文化不能满足人民需要的状况之间的矛盾,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振兴实体经济为当前工作重心,要支持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培养新型经济增长点,加快建设制造强国,充分发挥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职能。而并购基金作为推动国企改革,促进产业整合,加快技术引进步伐的有力工具,正是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重要体现。

2014 清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28573号-5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131号